三年之丧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我将去之 > 正文内容

今生与你有段缘

来源:三年之丧网   时间: 2020-10-20

  也许,因为年青,便内心充满了激情;也许,那时迷恋上了网络,便胡乱地交朋结友,海阔天空。在QQ上尽情地聊天。
  也许经常翻看一些文学杂志书籍,便熟悉了你的名字。所以当QQ空间自动地弹出那个你可能认识的人中出现了你的名字时,我便毫不犹豫地成功加你为好友。我说:“你好!(发去一个握手的表情),你问我叫什么名字?
  我如实地回答,并问是不是很陌生。你说很熟悉。接着你说出了我姐的姓名。我说你怎么认识我姐,你说她是安康名人,谁不认识。感觉很亲切,感觉你是个作家文人,感觉到你是个熟人。
  你说:发一张你的相片过来。
  我说我不知咋发?
  你说选择照片拖到对话框即可,我立即现场电脑拍照一张发了过去。你说“很漂亮!”
  就这样子漫不经心聊几句。偶尔我在你的空间里转悠……
  深夜我坐在网上写文章,看到你也在线,于是打个招呼。也许,夜晚是欲望出来放风的时候,可我还保持一份单纯的友情,只是寂寞将我侵袭,身边的他上夜班走了。也许因为共同的文学爱好,我已把你当作一位可以依赖的朋友了,把你当作一位值得交往的朋友了。我想也许跟你交往,会对我的写作与人生都有些很好的帮助吧。也许会让我的心情好点儿吧。我于是跟你打了个招呼。
  你说:出来玩吧。你说理解我一个人。也许我真的正在寂寞着吧。我真的没有想很多。我只是想我与你这个不错的男人,一位痴爱文学的男人有一段很纯洁很真诚的友谊吧。就那样子得到了你的邀请后,我就不加思索地下楼去了。记着那是个春末的夜晚吧。我穿着裙子,感觉有点凉。
  你骑着一辆摩托车瞬间到达。你对我说:“是谁惹你生气了,心情不好么?”你忽然间就把我带到了安澜楼的脚下,夜静悄悄的,没有人,路灯发出朦胧的光芒,柔和而迷离,像一个喝醉的人……郑州市正规癫痫病医院排行榜r>   你忽然搂住了我,也吻了我,你年青而英俊,后来我看你书上的资料,你竟然是小我四岁,你掀起了我的裙子……而我嚷着要回家。你说好吧。我又坐上了你的车,你说,你出过几本书,有书送我,让我去你江北的住处取书。哦,一本你出的书,给我无尽的好奇与诱惑,我竟然又答应了。车子拐来拐去的,就到了一幢高楼前,上楼进屋,打开房门,拉亮电灯,你却又忽然间关掉了灯,在黑暗中,你把我抱向了床……你说今夜不回去可以么?我说不。你于是匆匆地送我回来,我看见了你桌边放着的一本书,真的是你出的,还是安康的作家。某政府部门的公务员。但你并未送我书,而是说书在车里了,一会儿带给你。就这样回来,你打开车箱说书忘记带了。我竟然就那样在害怕与紧张中与你做了一场性事,除此之外,一无所获……
  这样的出轨,我是瞒着我的老公的,有点懊悔,有点害怕要是老公知道的话会怎么样呢?那我岂不是死定了。我于是留言给你一大段话说不想再交往你了。我删除了你却并未打你于黑名单中,你只成了我的陌生人了。
  后来又断续地聊了几次天,我说我写了一部小说,你说发去让你看,你帮我修改,可我就没发,忽然是那样的不信任你。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经常这样子与别的女人上床呢,我不过只是你繁华生命中一个匆匆的过客与最微不足道的一个呢。
  又一个深夜来到,我打开QQ,准备写日记的时候,你忽然间就跳了出来,你说你想我,不知怎的,我的泪一下子哗然落下了。你又约我出去,我说不去。你说我开车来接你,我说外面冷我不去,你说我开着小车来车里很暖和不冷,我说不去。你说我给你送书来,就在你楼下,你下来取。我说好。又一次下楼去,我连上班的衣服都没有换,因为自己刚下班呀。
  然而并未看见书,却是你打开小车的门在等待着我,我竟然又一次坐上你的车,去了江北,去了那屋,做了那事……那样昆明军海脑科医院预约挂号的肌肤与你相亲,那样地依偎在你有力而温暖的怀抱中……你说今夜不回去,我说不,我怕我老公知道了不好。然后返回,你送我至楼下,却神奇地从车箱里取出了几本书,有厚有薄,好几本一起给我……
  这样子地过了好久,我忽然间就把你打入了黑名单中了,也许我应当好好地爱这个家吧,好好地珍惜身边的他吧,好好地做个本分而老实的女人吧。虽然你的各方面都比我的老公身边的他优秀,但那又能怎样呢?
  这样子地过了好久好久吧,忽然有一天在深夜里就那样深深深深地想起你来了,为什么你每次都对我冷冷漠漠的呢?我多么想和你好好地聊一聊,和你相爱一场,你这位安康的才子,你爱我么,我不知道,我爱你么,也许我爱的是文学吧。
  那天早上在跑步经过剧院门口,你站在那里,你看见了我,叫住了我,我问你干什么,你说开会。
  就那样子又想起了你,开始想信念你,回来我又找到你的QQ,再次加上了你。你说有时间我们还能激情么?你说我现在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,你说你要选择过自己的生活,你说你支持我,你说我应当争取自己的性福。
  再后来你说出来玩不?我说不来。
  再后来,我的老公开始盘问了我,我竟然全部都告诉了他。他是那么的生气着。那样地不能原谅我对他的欺骗与隐瞒,我就对你说了一大段话,我说,以后不要再交往了,以后你也不要再诱惑我了,我老公已经知道了这一切,我们再交往的话,他会杀了你的。就这样子删除了你,就这样子我们不欢而散,就这样以后偶尔在百度上搜你的名字,看你在安康作家名单中赫然地出现,而你送我的那几本书我都没来得及细看,只大略地翻一翻,感觉到文字很美很美……
  又一个春天到了,我的QQ在网络的世界里渐渐地沉寂下来,我删除了许多的网友,终于只留下几个亲朋好友,同事同学编辑,资料加上了权限而且改为男性,再没有河北癫痫病治疗官网陌生人来加我了。再上线的时候,成天没人说一句话。春天终于来到了,又到深夜时,我又一次寂寞了,而且年轻的心在这个季节时开始春情荡漾了,我终于理解了你说的那个如果你想要争取自己的性福,我支持你。原来你想得那么远,让我现在才感觉到才理解了,而当初呢,我在紧张与不安之中根本就没有一丝情调地和你,所以那时我没有任何的渴望与想法,没有任何的欲望反倒是让我总想逃离你,删除你。而你正是我心中理想的文学才子呀,我为什么要不理你呢?
  午夜,我又去加你的QQ,发现你已经设置为拒绝添加任何人。
  我想起了我的文字里写过你,为你写的情诗,还有那篇《学会遗忘生命中的某一个人》,都是关于你的。还有给你邮箱里写的那封信,那首《春天的故事》,这样的恩恩怨怨,这样的爱恨情仇,都是为你的。
  又一个春夜,午夜十二点多了。我是这样的迷茫与慌乱,内心是这样的无助与惆怅,对着你的那个电话号码,我就发去了这么一个短信:在么?睡没?出来玩不?
  没有动静。
  第二天,早上九点多吧,我正在买早点时,电话响了,是一个座机,或许就是你办公室的电话吧。你问我是谁?我说你猜,你说猜不到,再不说就挂了。就这样子挂了。再打开我的朋友网,你还在我的朋友网中存在,你的日志写的是:你是谁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正和谁在一起……
  下午我给你发信,告诉了你我是谁,并且说想和你做一生一世的好朋友。你回:我好怕你,怕你老公杀了我,也不是怕,就是我还没有尽孝道,很无奈!
  我回:哈哈,你那么胆小么?我是说着玩的,我老公只是个心眼小很懦弱的人,对不起,我那时把我们的事都告诉了他,因为他追问我,我瞒不住他。那他也没有杀了你呀!他就是找我事,我只好这么对你说。我们不可以交很平淡的朋友么?君子之交淡如水,那样他不会说什么的!<得了羊角风怎么办br>   很快地你回:我们冷静一下,其实朋友在心,而不在于形式。我希望你多看书,学做人、做文、做事,定位自己,我祝福你!
  我再没有回信,是说不出话来,是我已经泪流满面了。也许我应当说:谢谢,我尊重你,我不再打扰你。但我就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  原来我以为的放下,却并未放下,我说过的遗忘并未遗忘,我感觉到汹涌的爱在复苏,为他这句平淡而又真诚的话语,我已经泪落如雨。
  也许今生与你有段缘,缘尽如此。也许这缘分从此永远永远,一生一世就是一份最好的缘,最多的缘,在同一个城市,近在咫尺,几乎同龄,有相同的文学的爱好,都是农民娃子行走在城市的边缘,也许我们不再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虚伪聊天,也许我们从此会是最真心的朋友,有一份祝福,有一份牵挂,有过恩恩怨怨,爱恨情仇,有过开心,有过忧伤,有过误会,也有过真诚的微笑,有过肌肤之亲密,也许谁有我们的缘分如此地亲近过呢,也许我们今生今世,你永远不会是我的徐志摩,我也永不会成为你的陆小曼,那么,忘掉一切的不快,留下所有的美好,留一份真诚的友谊在心中,呵护我,温暖你,在故乡的安康,有两颗痴恋文学的年轻的心灵曾经碰撞过,纠缠过。也许以后,我们还会相望于文学的殿堂里,那时,让我们都以更新的姿态,让成熟与睿智,灵感与才华,彼此欣赏,携手前行,在这个城市,我多了一个朋友,一个很铁的哥们……
  深夜,想你,写你,化解掉一切的不快与误会,只留下一份真诚的友谊,再相见会在某年某月某日,或者在文学的殿堂里,或者只永远徘徊在彼此的文字里,那么就让我下辈子做你的女人吧,再与你相爱到天荒地老,感受你那份痴热的激情与童真的诗情文采……
  今生与你有段缘,不圆满,不完美,今生与你这段缘,很残缺,很遗憾,不管美好与否,但都是关于文学的缘……

上一篇: 举手之间

下一篇: 种姜记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vhytu.com  三年之丧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