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年之丧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先圣後圣 > 正文内容

[海外故事] 第二个目标

来源:三年之丧网   时间: 2021-10-06

  本篇根据日本推理小说家西村京太郎同名小说改编,其作品常将侦破的案件固定于某一范围,侦破悬念迭起,可读性极强。代表作有《恐怖的星期五》《蓝色列车上的谋杀》《约会中的阴谋》等。
  
  电车命案
  
  坂西宏是一家物产公司的职员,被发现死在一列末班电车里。当时,车已到达终点站,乘客们陆续下了车,只有他脸上盖着报纸一动不动,电车乘务员以为他睡�^了头,帮他拿掉报纸,这才发现他的胸口上插着一把匕首。
  
  负责这起案件的是刑警十津川。警方很快确认了坂西宏的身份,并通知了他的妻子。发现尸体时,坂西宏的财物都在,可以排除劫杀的可能。据调查,坂西宏和妻子都很老实本分,生活虽然单调,但很稳定。坂西宏生前也从未与人结仇,这一点,邻居们都可证明。不过,听坂西宏的妻子说,坂西宏最近半个月每天加班到深夜,然后才坐末班电车回家,这让十津川想到了什么。
  
  第二天一早,十津川就去了坂西宏生前工作的物产公司,见到了坂西宏的上司管理部长。管理部长不认为坂西宏的死会和公司有关,说:“我怎么也想不出坂西宏被杀的缘由来,他工作勤恳、认真,和任何人的关系都很好。”
  
  十津川盯着管理部长,问道:“听说,他最近半个月每天都回家很晚,他在忙什么工作?”
  
  听到这里,管理部长有些疑虑,他犹豫了很久,才道出实情。
  
  最近有人传言,公司会计科科长田村晋太郎有侵吞公款的嫌疑,因他在这个职位上干了很多年,查起来很麻烦,公司专门任命了坂西宏来做这件事,因此他才每天工作到深夜。田村已经被停职,而且他家离案发地仅有十来分钟的车程。
  
  十津川当即去了田村家,一路上他都在猜想田村会不会是凶手,他一方面觉得如果因为被调查而杀人,杀人动机也太明显了;另一方面,他又觉得幼儿患癫痫病是怎么回事人是有感情的,也许田村是在一怒之下杀死了坂西宏。
  
  田村的个子很矮,脸扁扁的,让人看着很不舒服。十津川开门见山地问:“坂西宏先生昨天夜里在末班电车上被杀,您知道了吗?”
  
  田村的口气很不友好,说:“新闻里看到了。”
  
  整个调查过程,田村都表现得很不友好。十津川一直对田村的态度耿耿于怀,离开田村家后,他不禁想,这案子十有八九就是他干的,可惜他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。这样看来,现在的问题就是目击者,如果有人看到昨天深夜田村也坐了那班电车,他的谎言就能不攻自破了。
  
  目击证人
  
  于是,十津川又找到发现尸体的乘务员,据她回忆,死者所在的车厢有十几个乘客,在她发现尸体前都下车了。她只记得有一个经常坐那班电车的女孩,应该是新宿松叶酒吧的女招待,因为她经常穿着酒吧的工作服,好像是叫美也子。
  
  十津川立马来到那个叫松叶的酒吧,找到了叫美也子的女招待。她的全名叫堀本美也子,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。
  
  美也子说,昨晚她的确是坐末班电车回去的,因为喝了些酒,上车后就晕乎乎的,当时车厢里也没什么特别的,和平时一样。
  
  “你注意到一个脸上盖着报纸的人吗?”十津川问。
  
  美也子摇了摇头:“没有。”
  
  十津川又把田村的照片递过去,问:“你见过照片上的男人吗?尤其是在昨晚的电车上。”
  
  美也子看了会儿照片,还是摇摇头:“没有,这样一个邋遢的老男人,我是不会注意到他的。”说完,美也子笑了起来。
  
  十津川心里想,还真是个没什么用的目击者。他交代美也子如果想起什么就立马给他打电话,然后便离开了。
  
  警方将坂西宏被杀一案登辽宁专治癫痫病医院在哪里在了报纸上,希望有其他目击者能提供线索,可几天过去了,一个电话也没有。警方再次调查起死者的社会关系,可死者确实每天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,没有机会去招惹什么仇人。这样看来,只能继续从会计科长田村那里寻找突破口了。
  
  这天,美也子突然打来电话,声音听上去非常急迫,她让十津川过去一趟。十津川当即赶了过去。
  
  美也子的家是一个二居室,收拾得很干净,门口的鞋箱里有男人的鞋子,化妆台上也摆放着男用香水——她有一个固定男友。
  
  美也子将一封信交给了十津川,信封上写着“堀本美也子小姐收”,既没有地址,也没有贴邮票,更没有寄件人,看来是有人送到她家楼下的信箱里的。十津川打开信,上面写着:“电车中所见,不准对任何人说,如果报警,必死无疑。”很明显,这是电车上的凶手写的。
  
  “我根本没看见凶手的脸,就算他杀了人,我也没有看到啊!”
  
  “可凶手认为你看到了,也许在他行凶的一瞬间,你正好在四处张望。”
  
  美也子担心自己会被灭口,害怕极了。十津川一直安慰她,说道:“警察会保护你的。”
  
  可在回去的路上,十津川也在想,凶手为什么冒着会暴露的风险送来一封威胁信,而不直接将美也子杀死灭口呢?
  
  迷雾再起
  
  为了让凶手现身,警方决定下一个套。他们一面向记者宣布已经找到了目击证人,抓住凶手只是时间问题,一面派人监视田村。十津川相信,如果田村是凶手,他看到这个新闻后一定会采取行动的。
  
  可很奇怪,田村家静悄悄的,不像有人的样子。十津川和同事找到公寓的管理员,进到田村家,果不其然,家中空无一人,田村逃走了!十津川思索片刻,又和同事赶往美也子的住处。
  
  等他们赶到时,南昌癫痫医院一群记者正从美也子住的公寓里吵吵嚷嚷地出来。十津川询问后才知道,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,说美也子就是警方找到的目击证人,引来大批记者。好在美也子并无大碍,只催促警方赶快破案,十津川不由松了口气。
  
  第二天早上,十津川又去看望美也子,可家中无人开门。他有种不祥的预感,从管理员处拿到钥匙,打开门,发现美也子穿着睡衣倒在沙发上,已经死了!身旁则有一个小药瓶和一只玻璃杯——是氰酸钾中毒。
  
  十津川惊呆了,他记得那个小药瓶是放在书架上的,凶手肯定是混在昨天的记者中间,进屋后把毒药悄悄放了进去。
  
  警方从记者处得知,是一个男人给他们打的电话,提供了美也子的姓名、住处等信息。十津川拿出田村的照片,问记者们昨天这个人是否混在他们中间,可大家都表示记不清了。
  
  十津川本想给凶手下套,却把自己给套了进去,致使一个重要的目击者被杀。他想,这一定是田村干的!于是,警方开始大范围地搜捕田村,并发出了全国通缉令。
  
  通缉令发出的第十天,有人在一个杂木林里发现了田村的尸体,也是氰酸钾中毒,已经死了十天左右,死亡时间正是通缉令发出后不久。
  
  大家都认为这是田村畏罪自杀,案件到此也可以告一段落了,可十津川一直摇头,说:“不对,田村不是自杀,他如果要自杀,为什么要跑到这荒山野岭来?而且警方并没有掌握他犯罪的直接证据。另外,美也子应该也不是他杀的,因为他即使把毒药放进了药瓶,又怎么知道美也子一定会喝下去呢?”
  
  凶手现身
  
  不过,十津川虽然怀疑田村不是自杀,但他对谁是凶手这个问题,一点线索也没有。他很头疼,毕竟在第一起命案里,只有田村才有杀死坂西宏的动机啊!
  
  十津川再一次来到第一起命案发生现场不远处,看着电车老年人患上了癫痫病如何防治?在面前呼啸而过。他把自己代入案件中想了想,自己要杀死末班电车里的乘客,如果是他,应该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动手,电车靠近终点站时人已经很少了,很容易被其他乘客发现,而且一旦调查杀人动机,很快就会查到自己头上。可凶手还是选择在末班电车里杀了人,这样做,一定有他的理由。突然,十津川脑子里闪出了一个想法:会不会是凶手为了隐藏动机,杀死了一个与自己无怨无仇的人?
  
  十津川的眼睛突然亮了,是的,警方一直在寻找杀人动机,其实真正的凶手就躲在这个“动机”里,因为他虽然杀死了坂西宏,但坂西宏并不是他的真正目标。凶手真正要杀死的,其实是车厢里的另一个人——堀本美也子。
  
  如果凶手直接动手杀死美也子,很快就会被怀疑,于是他先杀死了与自己毫无关系的坂西宏,这样一来,警方就会去调查那些有动机杀死坂西宏的人,比如田村晋太郎。接下来才是堀本美也子,凶手让她看起来是作为目击证人而死,就是为了让田村再次成为嫌疑人。
  
  这样一来,美也子被毒杀的疑问就解开了,凶手一定和她熟识,可以随意进出她的家,知道她睡前用红酒喝药的习惯,向记者通风报信的一定也是他。至于田村,一定是被控制了,囚禁在某个地方。
  
  弄清这些,十津川迅速去美也子的家中,他又看到门口的男鞋和梳妆台上的男用香水,这些东西就是凶手留下的。他仔细搜查这个男人留下的痕迹,终于在一本书里找到了美也子和这个男人的一张合照。照片上的男子风度翩翩,衣服上别着一枚徽章,后来经过技术人员辨认,确定该徽章属于日本国立银行。
  
  接下来事情就简单了,不难知道,该男子是国立银行新宿分行的行�L,叫柳昭明,四十岁,已婚,和美也子保持情人关系已经一年多了。后来,警方从美也子家的药瓶上提取的指纹,证实就是柳昭明的,面对警方的指控,柳昭明最终俯首认罪。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vhytu.com  三年之丧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