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年之丧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我将去之 > 正文内容

[新传说] 天堂里的药方

来源:三年之丧网   时间: 2021-10-06

  斯小卫是晚报记者,他走南闯北,经常会遇上一些让人不可思议的事。这天,他去医院采访,刚要走出病房,突然从病床上伸出一只手,揪住了他的衣服就不放。
  
  躺在病床上的人叫曾有贵,眼睛里布满了血丝,有气无力地说:“记者兄弟,请你帮帮我!”曾有贵不管斯小卫答应不答应,就提出了一连串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请求:他要在报上登一则启事,把身上的零件全卸下来卖了,要不,把他租出去帮人乞讨也成……
  
  斯小卫吓了一跳,忙问曾有贵是怎么回事。原来,半个月前,曾有贵从脚手架上摔下来,折了脊椎,这就意味着得在床上躺一辈子。
  
  看着曾有贵无助的眼神,斯小卫苦笑着摇了摇头。看着斯小卫的表情,曾有贵叹了口气,说:“与其这样躺下去,早点死了,对我还是个解脱,可是,我死了女儿怎么办?”
  
  曾有贵的女儿玲子在上小学,他出来打工,就是为了供女儿读书,如今,噩运突然降临,他只好做出了这种选择。
  
  “唉,丫头都让我给惯坏了!她一听说我病了,吵着她大姑,死活要来看我……”一说起孩子,曾有贵的情绪比刚才好多了。凭着职业敏感,斯小卫觉得在这个民工的背后,说不定还能找到有价值的新闻线索,他给曾有贵讲了半天道理,留下联系方式,决定过几天再来采访。
  
  一个星期后,斯小卫又来到医院。第一眼看到玲子,他就被这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打动了。玲子偎依在曾有贵的床头,像一只叽叽喳喳的小鸟说个不停,乐得曾有贵合不上嘴。
  
  看着玲子天真脑外伤引起癫娴是否构成伤残无邪的样子,斯小卫心想:真是少年不识愁滋味,爸爸已经成了这个样子,她依然笑得这么开心。曾有贵看到斯小卫,对玲子说:“玲子,这就是爸爸给你说过的记者叔叔,快叫叔叔!”
  
  “叔叔!”玲子站起来甜甜地叫了一声,双手向他探过来。
  
  斯小卫惊呆了,他万万没想到,曾有贵日夜牵挂的玲子,竟然是一个双目失明的小姑娘。
  
  看到斯小卫吃惊的样子,曾有贵叹了一口气,吞吞吐吐地说:“大兄弟,我还想……请你帮帮忙!能不能在报上帮我登一个寻人启事?”
  
  “找谁?”
  
  曾有贵面露难色,犹豫了半天,说:“帮我找找玲子的爸爸妈妈,我要在床上躺一辈子,今后谁来照顾玲子呀?”
  
  八年前的秋天,曾有贵在火车站旁边捡到了被人遗弃的玲子,他顶着层层压力,不仅把玲子养大,而且把她送进了城里的盲人学校。为了玲子,都快四十的人了,曾有贵还没有自己的老婆。如今,他无法再把这份责任延续下去了,他唯一的希望,就是能早一点找到玲子的亲生父母,让他们担当起抚养玲子的责任。
  
  玲子知道了这一切,哭喊着扑向曾有贵:“爸爸,这是真的吗?你怎么不要我了?!”玲子的眼泪哗哗直流,一屁股坐在地上:“爸爸,我不离开你,你放心,我一定会为你找到治病的药方……”
  
  斯小卫被这一幕深深地感动了。结束了一天的采访,回去以后,他飞快地敲起了键盘,他准备用最快的速度,把曾有贵父女的不幸遭遇告诉读者。可是,他的稿件才写了一半,就被癫痫病人可以停药吗手机铃声打断了。
  
  斯小卫一听,是曾有贵拖着哭腔的声音:“记者兄弟,玲子不见了!医生护士找了半天也没个影,快把我急死了……”
  
  什么,玲子什么也看不见,她会上哪儿去呢?斯小卫放下手中的活,连忙驱车到了医院。
  
  这天吃过午饭后,曾有贵迷糊睡了一会儿,醒过来玲子就不见了。曾有贵叫了一阵没有人回答,请护士里里外外找了几遍也不见踪影,他越想越着急,情绪也越来越激动。
  
  见到斯小卫,曾有贵的情绪平稳了一些。斯小卫安慰了曾有贵半天,说要是明天还找不到玲子,他就想办法请媒体进行报道,让世上的好心人都来帮忙找这个可怜的孩子。
  
  第二天,斯小卫到了医院,病房里回荡着曾有贵绝望的声音,玲子还是没有找到。
  
  第三天,斯小卫刚到报社,就接到了医院的电话,说两天找不到玲子,曾有贵都快崩溃了,为了防止出现意外,医生请斯小卫过来安慰安慰他。
  
  斯小卫还没进病房,就听见曾有贵声嘶力竭的喊声:“我要找玲子,我要找玲子!!”
  
  斯小卫来到曾有贵的病床前,拿出登有玲子失踪消息的报纸,说:“老曾,你想开一点,我们都在尽最大努力找玲子,没事的……”
  
  曾有贵根本听不进去,双手捶打着脑袋,不停地揪着自己的头发,沙哑的嗓子里嚎出的声音无比悲怆:“快,快!带我去找玲子,我要去找玲子!!”
  
  斯小卫和医生商量了一下,准备满足曾有贵这个要求,让他平潍坊癫痫病医院都有哪些躺在手术的推车上,从楼上把他推到院子里去,转移一下环境,或许能稳定他的情绪。
  
  曾有贵的病房在13楼,还没进电梯,曾有贵就哭喊起来:“恩人哪,求求你们了,让我到每层楼看看吧!”
  
  “玲子,玲子!”曾有贵从楼上一直喊到楼下,整幢楼都是他那悲怆绝望的声音。
  
  电梯缓缓地到了一楼,一出电梯,曾有贵又叫开了。刚叫了几声,曾有贵一下子拉住斯小卫的手,急切地说:“玲子,玲子!快,我听到玲子的声音了,我听到玲子的声音了!玲子,玲子——!!”
  
  莫非曾有贵有某种特殊的心灵感应?护士推着他从一间间病房前经过,可是,里面除了病人诧异的表情外,哪有玲子的影子?
  
  曾有贵的情绪已近失控,双手狂舞,表情恐怖,恶狠狠地吼道:“不,玲子就是这下面,就在下面!”
  
  这时,只见护士愣了一下,一声尖叫,松开手推车就往通向地下室的通道跑。
  
  斯小卫被两人的举动弄得手足无措,就在这一刹那,惨剧发生了:曾有贵双手扳住手推车,失去重心,连车带人重重地摔在地上,一下昏了过去。
  
 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,万一再出什么意外,这个责任谁来承担?医生护士乱成一团,忙把曾有贵往手术室送。
  
  就在这个时候,护士抱了一个孩子进来,斯小卫一看,天呐,这不是玲子吗?斯小卫急切地说:“玲子,这几天你到哪去了,把你爸爸和这里的叔叔阿姨都急坏了!”
  
  两天没吃东西,玲子气癫痫是不是没有休息好的原因若游丝,说:“我去给爸爸找药方了。叔叔,去天堂的路远吗?”
  
  原来,玲子的盲童学校旁边是一座教堂,她听一个老奶奶说过,天堂里有很多神奇的药方,她心想只要找到药方,治好了爸爸的病,爸爸就不会丢下她了。她无意中推开了医院楼道的门,楼道里静悄悄的,她顺着楼道的扶手一级一级地往下走,摸来摸去不知怎么摸到大楼下面堆放杂物的地下室里,迷失了方向,在里面呆了两天。平时大家上下楼都乘电梯,医院也派人顺着楼道从一楼找到顶楼,谁曾想到她会到地下室去呢?
  
  斯小卫心里酸酸的,玲子找到了,可是曾有贵为找玲子又摔伤了,他们父女的命运会是怎么样呢?
  
  第二天周末,斯小卫正要出门,医院打来电话,要他过去一趟,说曾有贵的病情有了新的变化。斯小卫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上,不等对方把话说完就挂了电话,连忙赶到了医院。
  
  曾有贵从手术室里出来了,医生都在交头接耳,面带喜色。原来,曾有贵那一摔,原来毫无知觉的下肢,竟然意外地有了轻微的感觉,这就意味着三个月之后,他有可能重新站起来,可以说,他创造了一个生命的奇迹。
  
  得知了这个消息,斯小卫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他高兴地对玲子说:“孩子,是你,是你们父女的爱,救了你爸爸,也救了你们这个特殊的家庭。“
  
  这时候,斯小卫最想做的事情,是把曾有贵父女的故事告诉读者,他们父女俩还面临着很多的困难,还需要更多好心人的帮助,他已经为这个故事想好了一个题目:《爱是一剂良药》。

上一篇: 搭上子弹蚁的“便车”

下一篇: 穷的原因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vhytu.com  三年之丧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