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年之丧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辅之翼之 > 正文内容

[中篇故事] 保镖

来源:三年之丧网   时间: 2021-10-06

  1。不做蜘蛛做保镖
  
  一个月前,武涛当了一名蜘蛛人,每天在几十米甚至几百米高的楼墙外侧上下穿梭,替城市的高楼大厦清洁外墙。
  
  这天收工后,他和工友小李正准备离开,三辆豪车开了过来,前后两辆车里跳下四个彪形大汉,都是一水的黑西服、黑墨镜、短平头。四人肃立两边,当中车里走出来一个矮胖子,这人一看就是个擅用心计的人。矮胖子来到武涛面前,挤出一脸笑容说:“武涛兄弟你好,我是通达集团的樊仁,久闻兄弟大名,今日特来拜访。”
  
  一听“樊仁”这个名字,小李不由得露出害怕的神色。武涛却不卑不亢地说:“樊总言重了,你的来意,我大致能猜出一二,是想请我做你的保镖吗?如果是这样,我只能说声抱歉了,我已经决定以后再也不干这行了。”
  
  原来,武涛自幼习武,身手不凡,二十岁开始给人当保镖,一干就是六年。半年前,在舍命保护大富豪刘东来的时候,险些丢了性命,于是改行当了蜘蛛人。
  
  樊仁也不意外,打着哈哈说:“我看过你保护刘总的视频,对你的敬业精神十分钦佩,所以特地来找你。”
  
  当时,刘东来在一家酒店外遭遇袭击,武涛以命相搏半步未退,全过程被酒店的监控装置录了下来,在网上传播得很广。
  
  武涛笑了笑,扫了一眼那四个大汉,说:“这几位大哥都是高手,有他们在你身边,再大的麻烦都不用怕,又何必一定要请我呢?”
  
  樊仁说:“你以为我遇到大麻烦了,所以才来请你?不不不,我只是欣赏兄弟你的为人,另一方面也是以防万一。我们这种生意人,难免得罪山东治疗癫痫病排行榜过一些人,有兄弟你这样的人在我身边,我心里有底。至于价钱嘛,兄弟你随便开,我樊某人求贤若渴,钱不是问题。”
  
  樊仁百般劝说,武涛无奈,说需要些时间考虑考虑。目送樊仁带着手下离开,小李兴奋地拍了武涛一下,说:“兄弟你隐藏得挺深啊,樊仁这么大的老板都得求你保护他,你肯定是个挺有名气的人吧?”
  
  武涛苦笑一声,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的往事,然后问:“这个樊大老板,你听说过他吗?他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  
  小李左右张望了一下,然后凑到他耳边小声说:“人都说这家伙特不是东西,他这上亿的家产也是坑了他的搭档抢来的,他搭档好像现在还在牢里蹲着呢。”
  
  武涛一愣,问:“真的假的?”
  
  小李说:“大家都这么说,估计错不了。我还听说过他的一个笑话,说是前几年吧,有一次他开车出小区,那天风大,他车窗开着,把车里面一块钱卷了出来,一个捡破烂的追了几十米把钱捡了起来,没想到这家伙硬逼着人家还钱。”
  
  武涛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既然是这样,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,就是不知道他能出多少钱请我呢?”
  
  小李失声道:“我说了这么多,你居然还打算当他的保镖?”
  
  武涛展颜一笑,说:“为什么不呢?反正我也缺钱,他出的钱怎么也得比我当蜘蛛人要多吧?不过小李,你知道我不是本地人,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,你再帮我详细打听一下他,我总怀疑他请我这事没那么简单。”
  
  第二天,樊仁又来找武涛,武涛说:“我之所以当蜘蛛人,是因为这行赚钱多,樊老板请长春市癫痫专业医院地址我的话,准备开出什么样的价钱?”
  
  樊仁说一个月两万,武涛笑了,说:“现在每个月我至少能赚一万多块,樊老板这个价格可打动不了我,这样吧,每月四万,每周结算提前支付,同意的话我这就上工,不同意的话樊老板就另请高明。”
  
  虽然这是个天价,但樊仁还是苦着脸答应了,于是武涛正式成了樊仁的保镖。
  
  据说樊仁嫌他老婆太能花钱,所以多年前就把老婆踹了,陪在他身边的只有儿子樊小瑞。樊小瑞今年七岁,樊仁十分宝贝他。到了樊家不过两天,武涛就发现不对劲了,樊仁每天除了去公司,所有应酬一概不参加,下了班就窝在家里哪也不去,好像在防着什么一样。
  
  这天樊仁在公司忙碌,武涛和几个保镖在外面办公室里等着,这时小李打来电话,武涛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接听。小李说:“我费了好大的劲终于打听到了,樊老板原来的搭档老虎要找他麻烦。”
  
  当年樊仁为吞掉老虎的钱,设计将老虎投进了监狱,老虎坐了十一年的牢,三天前终于刑满释放。老虎早就放出话来,要拿回自己的那份钱,并且要让樊仁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
  
  武涛证实了自己的猜测,他想,该和樊仁再谈一谈了。
  
  2。一只老虎蹿出笼
  
  下班后回家的路上,樊仁接到电话,是留在家里的保镖打来的,说刚才陪着樊小瑞遛狗,结果狗被车撞死了。樊仁一听就火了,命令司机加速,不一会儿就回到了小区。小区街道上已经围了好多人,狗狗惨不忍睹地躺在地上,看上去像是被压路机碾过一样,竟然成了扁平画。见樊仁回来,樊小瑞甩开保镖的手,哭着扑进他怀9岁孩子突然抽搐里,指着一辆车前站着的瘦削男人说:“就是他,撞倒了狗狗后还来回压了一下。爸,你得给狗狗报仇。”
  
  男人慢悠悠地走了过来,武涛不由得寒毛倒竖,感觉到了莫大的危险,他隐约猜到,这人有可能是对樊仁恨之入骨的老虎。他赶紧上前一步,暗中蓄力准备随时出击。那人理都不理他,笑呵呵地对樊仁说:“老樊啊,不好意思,多少年不开车了,这手脚都不听使唤,不小心压死了你的狗,你看这事儿怎么办啊?”
  
  平时不可一世的樊仁脸色大变,额头上点点滴滴竟是渗出了冷汗,他搂着儿子强笑道:“老虎,你什么时候出来的?怎么也不说一声,我好给你接风啊。”
  
  “难得你有这个心意,那我就却之不恭了。”老虎漫不经心地说,“你也知道我一直喜欢吃狗肉,你这死狗挺肥挺壮的,要不,咱们就把它炖了?”
  
  樊仁勉强一笑,说:“老虎,我知道你对当年的事心里有气,可你何必拿一只狗撒气?有什么话咱不能好好说吗?”
  
  “我不拿狗撒气,我拿你撒气总行了吧?”老虎面露狰狞之色,一巴掌打了过来。武涛闪电般伸出右手,握住老虎的手腕,淡淡地说:“有话说话,别动手。”
  
  老虎大怒,骂道:“你又是什么东西?敢管我老虎的事?”
  
  武涛缓缓松开他的手,一字一句地说:“我姓武,武松的武,我是樊总的保镖,保护他是我的职责。”
  
  “武松的武?你是想打我这只老虎?”老虎瞪着武涛说道,“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,赶紧把这工作辞了吧,也免得以后后悔。”
  
  樊仁赶紧说道:“老虎,找个地黄冈癫痫病医院在哪方坐坐吧,既然你出来了,这事总得解决,咱老哥俩有什么事情不好商量?”
  
  “跟我坐?你没那个资格。姓樊的我告诉你,今天我来就是想告诉你,当年你吞了我的五百万,怎么吞的怎么给我吐出来,加上利息一共五千万,我给你三天的时间,到时候我拿不到钱,下次出车祸的就不是狗了。”
  
  “如今是法制社会,你那套打打杀杀的不顶用了。”樊仁把脸一绷,试探着威胁老虎,“你岁数也不小了,难道还想在里面待一辈子不成?”
  
  “江湖人牢狱命,只要能报了你的‘大恩大德’,别说在里面待一辈子,就算吃枪子儿又算得了什么?你少拿这个来吓唬我。”
  
  老虎驾车扬长而去,樊仁恨恨地往地上吐了口口水,带着儿子和保镖上楼。他单独把武涛叫进书房,说:“小武呀,今天你也看到了,那个老虎有多嚣张。以前因为生意上的事,他认为我对不起他,想讹我,我不可能屈服。但这家伙肯定不会罢休,我和小瑞的安全,就拜托你了。”
  
  武涛说:“樊总,保护你和你儿子是我的职责,可你不该骗我。你说请我来只是防备不时之需,可我听人说,老虎早就放出话来和你不死不休,你根本就是为了防他才请我的。他跟你是生死大仇,拼了命也要报复你,在这种情况下,你出的价钱是不是少了些?”
  
  “那你想要多少?”樊仁问道。
  
  “一口价,每月三十万。”武涛平静地说,“我答应誓死保护你,就像我保护刘东来一样。”
  
  樊仁吃惊地瞪着武涛,大声道:“三十万,武涛,你想钱想疯了吧?凭什么你能值三十万?”

上一篇: 字纸和白纸

下一篇: 职场。江湖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vhytu.com  三年之丧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